殷之光:约翰逊让英国人感受到了什么是命悬一线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殷之光】

多年以后,当回想起善于言辞的小报记者鲍里斯·约翰逊的一生时,人们大概会记起他一头金色的乱发,与几段情事留下的六七个孩子。绝大多数人应当不会记得2016年6月末那个上午,在英国公投退欧成功之后,他在电视上颂扬“我们的人民”收回了“决定自己命运的权力”。

这句话,在12月24日英国与欧盟就双方未来关系达成协议时,约翰逊又重新说了一遍:

“我们拿回了法律的控制权,重新掌握国家的命运。”

(图源:Redbubble)

然而四年前的约翰逊不会想到,这场关于离开欧盟的戏剧实际才刚刚开幕。而三年之后成为英国首相的自己,也将很快会在这个职位上,陷入一场由全球流行病引起的更大的危机。所有人都不会知道,在之后的四年,英国公共媒体与政治讨论的核心将能被两个主题概括:退欧与新冠。

相比之下,人们也许会对鲍里斯的另一番话更加记忆犹新。“在未来的几个月里,你们必将会有亲人死去。”当鲍里斯2020年3月12日下午说出这一番话时,走在漫长退欧路程上的英国人即将经历另一场仿佛无穷尽的社会疫病。

那些四年前收回了“决定自己命运的权力”的英国人中,将会有超过六万,因为这场疫病,在未来的9个月里过早地结束自己的生命。另外还将有近两百万人的生活,因感染了这种疾病而发生或多或少的改变。

就在人们得知自己的亲人将会死去之后的第十一天,鲍里斯又发表了“你必须待在家里”的电视演说。英国政府正式宣布封城。正如他宣称要带领英国人通过退欧“夺回控制权”的演讲一样,鲍里斯的语言一如既往地充满煽动性。

(图源:路透社)

讲话中,鲍里斯宣布了他带领全国“抗击疾病”的计划:坚守在家,保护英国“卓越的医疗资源”,拯救“更多的生命”。当然,在这场战争中,前路将会“无比艰难”,“会有人不幸献出生命”,但这一切都为最后的胜利“赢得了宝贵时间”。

“我们正在不断加快发现特效疗法”,“我们正在成为疫苗开发的先锋”,“我们一定会共同战胜新冠”,“这个国家的人民会直面挑战,愈挫愈勇”。在这个充满着短促排比句的演讲中,鲍里斯双眉紧锁,身体微微前倾,双手紧握在胸前,偶尔握拳轻击桌面,没有了他惯常讲话时丰富的肢体动作与面部表情,为自己勾勒出了一幅战时首相的形象。

这场短短5分钟的电视演说一共吸引了2710万观众。超过了2012年伦敦奥运会闭幕式2446万观众的收视记录,成为当时英国历史上收视率第八高的节目。7周之后,5月10日星期日晚上7点,这个记录又被鲍里斯关于调整封城政策的电视录播讲话超过。这场5月10日的讲话,共吸引了2750万观众,取代了3月23日讲话,成为排行榜上的第八名。

相比前一次讲话,鲍里斯这一次的表情与肢体动作明显增多。他首先感谢了“这个国家的人民”,强调在英国,这种“自由被禁锢”的情形是“无论和平时期还是战时”都未曾出现过的。“这个国家”正在面对一场“我毕生未曾见过严峻挑战”,虽然“死亡人数”是个悲剧,但是,“这个国家”却避免了一场“更惨重的损失”。如果不是“你们献出了自己的自由”,那么会有多达50万的人死去。“你们的努力与牺牲”,阻止了“疾病的蔓延”、“降低了死亡人数”、“减少了医院收治人数”。

除了稍显轻松的肢体语言外,约翰逊在其演讲中,用精巧安排的主语不但将英国惨重的新冠死亡从具体的病例转化为“死亡人数”这一整体性的数据,用“医院收治人数减少”这一统计数据的迷障,传达了“抗疫战争”初步胜利的讯号。同时还将这种“国家”从危难中走出的想象,同“我”的命运联系在了一起。试图构筑一个奇理斯玛领袖的形象。

就在鲍里斯受到2750万观众的注目,宣布重启英国经济时,全英死于新冠的人数已经达到了31855人。仅在英格兰,确诊新冠患者仍在以每日成百上千的数量增加,而其总人数已经是7周前的近10倍。

很快,第二波疫情卷土重来。11月,全英再一次封城。与此同时,按照英国议会公布的时间表,退欧也进入到了谈判的最后阶段。根据之前双方达成的协议,英国退欧过渡期将在12月31日正式结束,在原有框架下也再无延长过渡期的可能。

英国脱欧公投(图源:法新社)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