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市场风险加剧 应将稳预期提到更重要位置

每经评论员 杜恒峰

近段时间,全球经济风险急剧上升。俄罗斯部分动员意味着俄乌冲突将朝着更长期、更复杂的阶段演进,俄乌冲突越是持久,欧洲的能源短缺就愈发严重。物价飞涨叠加经济下行,欧盟内部的离心力也在迅速变大,一些国家的极右翼政党正在迅速获取关键影响力,“疑欧”“政策重心向内”是这些政党的典型特征。在需要全欧洲内部调动资源以共渡能源危机的当下,欧盟内部的任何裂缝都可能让经济更加举步维艰。

在欧洲大陆对岸,特拉斯领导的英国新内阁,不顾英国在G7国家中最高的物价增幅,继续减税并增加支出,这种烈火烹油之举,让英镑汇率直线下落至37年低位。对本就有严重逆差的英国来说,汇率的大幅下行将进一步加重输入性通胀压力。

海外市场风险加剧,不可避免会对中国市场造成影响。一是美元汇率的影响,更高的进口商品价格,可能加大输入性通胀压力,而随着外资更为充分地融入到中国市场,强势美元引发的短期资本扰动,对中国证券资产也有心理层面的影响。二是,全球能源重构对能源保供带来了新压力,这主要体现在欧洲国家在全球的扫货行动上。比如,德国就将目标瞄准了澳大利亚的液化天然气,而中国的液化天然气也主要来自澳大利亚。第三,海外需求萎缩,对出口形成挑战,在今年疫情反复、内需对整体经济形成拖累的情况下,正是强劲的外需起到了缓冲作用,但在全球加息潮抑制需求的大背景下,接下来我国很可能要面对外需转弱的情况。

面对更为复杂的外部环境,笔者认为,要将稳预期,尤其是将稳内需放在更为重要的位置上来,其主要的着力点在于房地产和居民消费。房地产一头关系金融体系安全,另一头还连着地方财政,同时也是中国居民贮存财富的重要形式,与消费信心直接相关,中国经济需要一个健康的房地产市场。就在上周末,银监会就表示“房地产金融化泡沫化势头得到实质性扭转”,同时透露国开行已向辽宁省沈阳市支付全国首笔“保交楼”专项借款,后续还将“以政策性银行专项借款的方式,支持有需要的城市推进已售逾期难交付的住宅项目建设交付”,这是稳楼市预期的重要举措,等到有更具体的实质性好转,楼市信心将有望恢复。

稳消费方面,居民消费信心的恢复或来自劳动收入增长,或来自财富增长,因此,保就业、保市场主体仍将是未来政策持续发力的重点。同时,清除与国家防疫要求冲突的过度防疫措施,方便居民消费,也可以起到非常直接的效果,是“经济要稳住”的必然要求。

稳预期,就是传达信心,市场主体有信心,经济就有健康循环的动力,尤其是在海外市场剧烈动荡的大背景下,立足于中国庞大的体量和巨大的回旋空间,从楼市到消费,从物价到能源保供,从资本市场到地方财政,稳预期的举措应更加积极、有力。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